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教师姐妹与白雪莲
教师姐妹与白雪莲
姐姐银铃今年二十八岁,新婚两年的年轻人妻,年纪不大但颇有教学经验,对白雪莲在工作上经常热心指点。妹妹银琴今年二十二岁,正在与热恋中的男友谈恋爱,非常单纯善良,社会经验还不如比其小一岁的白雪莲。

  这对姐妹教师也是白雪莲毕业的师范大学的校友,妹妹银琴在大学时期就与白雪莲认识。

  两姐妹的姿色与气质虽比不上白雪莲,却也都是一流美女。

  银铃与银琴两姐妹被分配到一年三班的时候,白雪莲当时就发现学校内的其他同事流露出同情的目光。之后,她就听说这对姐妹教师在一年三班上课的时候经常被这些恶少欺负,只是她没想到情况会恶劣到这个地步。

  白雪莲现在想起来,这对姐妹教师最近一段时间在学校里总是心神不安,像是恐惧着什么事情,时常躲着她与其他同事。她曾经询问这对姐妹是否遇到什么麻烦,年长些的银铃暗自垂泪默默无言,年纪小一点的银琴神色慌张匆忙逃走。

  如今看来,这些恶少肯定用了什么手段,使这对姐妹花落入他们魔掌。比较幸运的是,从两姐妹今晚面对凌辱时的竭力反抗态度看来,这对姐妹教师的身心还没有屈服,也就是说她们还没有像以前的那些不幸女教师(比如那位不久前失踪的美熟女班主任)那样沦为这些恶少的性奴玩具。

  如果白雪莲今晚没有撞破这些恶少的“好事”这对姐妹教师的下场恐怕无非是两种——要么屈服于恶少们的淫威沦为迎合他们兽欲的性奴玩具,要么由于不肯屈服遭到非人的折磨甚至杀害。就在刚才,试图反抗的银铃只因为咬了为首的高瘦恶少一口,这家伙便掏出锋利的匕首要割掉这位年轻人妻教师的丰满双乳!

  见此情景,白雪莲实在忍无可忍。她虽然不想强出头,却无非坐视这等暴行。

  今年刚满二十一岁的白雪莲平时怕羞内向,可爱的娃娃脸略带稚气(身材却非常成熟性感),是极品的童颜巨乳美少女,娇滴滴的文弱女教师,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羊羔。实际上,她挚爱的未婚夫——既是体育教师也兼职私人侦探的花寻欢教过她一些足够防身的格斗功夫,只是她不想惹麻烦很少使用。

  刚才,为了救人,白雪莲不得不出手。她先是一声娇叱震住想要行凶的高瘦恶少,,一脚侧踢踹飞一个矮胖恶少,帮助姐妹教师中的妹妹银琴逃出门外。然而,就在她要接着救银铃的时候,高瘦恶少把手中的匕首架在了银铃的脖子上,并威逼她“自愿陪他们玩玩”既然这个恶少头目用手上的人质威胁住白雪莲,为何不乘势让同伙一拥而上强行凌辱她,却要如此威逼她“自愿”就范?

  白雪莲非常清楚这是为什么。一方面,这些仗势欺人的恶少们其实都是些欺善怕恶之辈,他们惧怕一直在学校里关照她的恶魔王子——胧月邪童!另一方面,按照“NTR俱乐部”的规定,对其他会员的专属爱奴强行出手会遭受严厉处罚,她已经与胧月邪童签订了“爱奴契约”(虽然实际上还没发生肉体关系)这些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畏惧受到处罚,不敢对她强行乱来。

  其实现在,如果白雪莲就此离去,这些恶少不敢阻拦她。可是那样一来,仍在他们手里的银铃就惨了。前思后想,白雪莲决定装作顺从的样子拖延时间。

  眼下是晚上9点多,乔装改扮成校工混入“堕天堂学园”的花寻欢正躲在她的教师宿舍里,胧月邪童则与她约好在晚上10点来她宿舍密会。这二人都非常机警,见她迟迟不归,肯定会察觉异样赶来相助。

  问题是,如果搞不好这二人在她的宿舍里撞上面,一个是深爱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对她充满畸恋的学生(还是同父异母的弟弟)会不会发生冲突?会不会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要是他们闹起来,只怕就顾不上她这边的情况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白雪莲冷冷地瞥了面前的恶少们一眼,强忍羞耻地回复:“好吧……我可以陪你们‘玩玩’……但是!别忘了我的主人是胧月邪童,未经他的允许,你们胆敢碰我一下就让你们好看。”

  白雪莲知道今晚不牺牲点色相就无法拖延时间救出银铃,但是她绝不允许这些恶少侵犯她,所以才这么说。她这番话果然起作用,恶少们都不敢妄动,却也不甘心放弃轻薄这位绝色娇娃的机会。稍过片刻,为首的高瘦恶少淫笑道:“嘿嘿嘿,也罢,不碰你也行。MISS白,你就当场表演一段自慰秀给我们欣赏一下,只要表演得精彩,我就放了这贱人。”

  说着,高瘦恶少手里的匕首在银铃白皙的脖子上又轻轻晃动了几下。

  白雪莲略带稚气的可爱脸蛋上既羞且怒,让她在这些令她作呕的恶少人渣面前表演自慰,简直是屈辱!但是,她十分明白,她要不忍受这般屈辱,这些家伙也许就会恼羞成怒地立刻对银铃下毒手。

  况且,比起银铃与银琴两姐妹遭到的凌辱,她这点屈辱实在不算什么、怕只怕这些恶少不守承诺,羞辱过她之后仍然不肯放人。

  “快一点!还等什么!坐到讲台上面,先把裙子和内裤脱掉,让我们看看骚穴!”

  比起为首的高瘦恶少,他的同伙更加急不可待。白雪莲强压怒火和羞愤,慢慢走到讲台边,缓缓坐了上去,含羞忍辱地解开职业套装的裙扣,脱下裙子露出穿着深褐色连裤丝袜的下半身。在教室内灯光的照耀下,绝色娇娃包裹着丝袜的修长双腿显出格外优美的曲线,被连裤丝袜遮住的下体内裤也分外诱惑。

  白雪莲今天穿的内裤是纯白色的系带式三角裤,可爱中带着性感诱惑,而且让男人产生渴望解开系带一览春光的冲动。这条款式大胆的小内裤是花寻欢在前天周末与她约会时买给她的小礼物,要求她穿给他欣赏,白雪莲才害羞地穿上。不过为了防止走光,她今天特别穿上颜色较深的连裤丝袜。

  谁曾料到,如今便宜了这些恶少大饱眼福。光是看到她那双丝袜美腿和被连裤丝袜遮住的这条小内裤,恶少们已经纷纷忍不住咽口水。他们有如此反应,主要还是因为白雪莲实在太可人,才露出这点美色就让他们几乎色魂授首。

  在恶少们阵阵焦急的连声催促中,坐在讲台上的白雪莲羞愤欲绝地闭上双眼,扭过头去咬紧嘴唇,随后缓慢地把连裤丝袜拉下来直至膝盖,接着用更缓慢的速度解开系带式三角裤在她小蛮腰上的蝴蝶结。

  这种款式的内裤其实就是一根系带加上前后两小块薄布,一解开蝴蝶结,整条内裤就脱落下来,袒露出玉胯私处的神秘阴户。不仅如此,白雪莲被迫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大腿根部,使袒露着女阴私处的下体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恶少们的眼前。

  通过教室明亮的灯光,恶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这位绝色娇娃的玉胯间芳草如茵,神秘阴户展露无遗地敞开着。由于之前看到银铃与银琴两姐妹遭到的凌辱,再加上此时此刻自身遭受的屈辱,白雪莲下体私处粉嫩欲滴的阴唇花瓣情不自禁地春潮淫润,藏在里面的蜜穴入口也垂流出一股股细泉爱液,隐隐约约地还可以窥见小穴内阴道腔壁的粉红媚肉在蠕动收缩,整个蜜壶小穴似乎已经注满春水……“嘻嘻嘻,真是绝赞的风景啊!MISS白,想不到你平时很正经的样子,原来那么骚!是不是看到我们刚才玩这贱人和她妹妹的情景,所以下面已经湿透了?快点开始自慰,我们可不是光看看你的骚穴就会满足的!”

  为首的高瘦恶少昂奋地大声吼着,他和他的同伙都看得两眼放光。白雪莲真恨不得冲过去与他们拼命,但是高瘦恶少手里的匕首仍然架在银铃的脖子上。

  迫不得已,为了继续拖延时间,白雪莲只好强忍着极度的羞耻,坐在讲台上打开曲线美好的修长美腿,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探向自己的玉胯之间。她先用大拇指按住阴唇上方的硬翘阴蒂慢慢摩擦,然后用食指来回抚弄春潮淫润的粉嫩阴唇,再用中指伸进正在徐徐溢出淫汁爱液的蜜穴入口……等到把手指伸进自己的蜜穴入口,白雪莲才发现自己紧窄火热的阴道花径已经淫滑不堪,层层迭迭的腔壁媚肉身不由主地蠕动收缩,仿佛不满足细细的手指,渴望着粗壮的肉棒!可爱的绝色女教师顿时羞得满面通红。

  与略带稚气的娃娃脸相反,白雪莲的肉体非常成熟性感,也异常敏感,这是由于她挚爱的未婚夫——寻欢浪子花寻欢对她的性爱开发。而且,胧月邪童对她的爱奴调教(虽然才刚开始),也使她的身体更加敏感,稍有刺激就会产生强烈反应。

  “这娘们实在太美了!老子忍不住了!继续、继续,不许停下来!”

  高瘦恶少兴奋地咆哮,强迫白雪莲继续屈辱的自慰表演。同时,他用手里的匕首恐吓着被他挟持为人质的银铃,威逼这位年轻的人妻少妇跪趴在他身前。随后,他挺立着胯下肉棒,像之前最初强奸其的时候那样用“后背位”的性交姿势插入银铃在今晚饱受蹂躏的红肿蜜穴,一边观赏白雪莲的自慰一边奸淫银铃。

  这些恶少很可能服用了什么药物,虽然耐力都很差劲,但精力异常旺盛,胯下的肉棒也粗大得不正常。银铃今晚被他们反复轮奸,又红又肿的小穴被十几根经过药物强化的大肉棒轮流奸淫,子宫乃至整个蜜壶都被浓稠腥臭的白浊精液灌满,阴道也几乎麻木般无力收紧,无法再满足高瘦恶少的兽欲。

  “他妈的!你这贱人的小穴真不经操,那就换你的屁眼让老子爽爽吧!”

  很不满意地从银铃疲惫不堪的松软阴道里拔出肉棒,高瘦恶少知道这位人妻少妇的小穴要在休息一阵之后才能恢复原先的紧热收缩。因为看到白雪莲的自慰表演而异常兴奋的他当然等不及,便改用银铃的后庭泄欲。

  只见,高瘦恶少用双手抱紧银铃向后翘起的雪臀,分开臀肉露出中间隐密的菊孔,挺立着沾满精水爱液的丑陋肉棒顶在人妻少妇的肛门入口,对准目标向前一顶,肉棒顶端的龟头便破门而入扎进了银铃的后庭小洞。

  今年二十八岁的银铃是位性格比较热情开放的女子,已为人妻的她在结婚前有过几任男友,性经验较为丰富。但是,银铃的菊穴仍是处子之身,现在的丈夫和以前的男友都没干过其的后庭,如今却被一个卑鄙淫邪的恶少头目开苞,银铃不禁在后庭撕裂般的剧痛中哀羞无比地大声哭叫起来。

  高瘦恶少对银铃的哭叫无动于衷,一边盯紧坐在讲台上被迫表演自慰的白雪莲,一边抓紧银铃的腰部用肉棒上沾满的精水爱液作为润滑剂开始狠命的抽插运动。他经过药物强化的粗长肉棒全力插进人妻少妇后庭深处的直肠,进行暴虐肛奸!

  暴虐的肛奸凌辱下,银铃的后庭入口已经几乎炸裂,一丝丝鲜血从菊肛流出,直肠深处更是挤胀得无比难受疼痛。高瘦恶少完全无视银铃的痛苦,眼睛盯住讲台上被迫表演自慰的白雪莲,把兽欲通过胯下肉棒发泄在银铃的后庭肛穴,肉棒挤擦着这位人妻少妇的直肠壁激烈抽插。

  “不、不准这么欺负她!快、快放开她……恩,啊……”

  见到同事兼好友银铃惨遭肛奸的样子,白雪莲断断续续地娇叱怒喝,但被迫进行自慰表演的手指却像失控般持续在自己的淫蜜花穴内骚动着。她的肉体眼下已经沉醉在羞耻与被虐的异常快感中,越是被这些恶少目不转睛地盯住看,越是感到屈辱,她敏感的身体就越发兴奋,遏制不住般追寻越发强烈的性刺激。

  此刻,白雪莲的下体已经春潮泛滥,胸前高耸丰挺的E罩杯巨乳在衬衣和胸罩的包裹下涨得又圆又大,即使隔着衣服也能看到乳房顶端的奶头发硬翘起的羞态。

  白雪莲此时的内心深处,竟有一种想要脱得精光恳求性交的可怕冲动,甚至开始意乱情迷地望向恶少们胯下的丑陋肉棒……还好她的理智始终坚守底线,她才没有忘记自己被迫表演自慰的目的。

  至于欣赏白雪莲自慰表演的家伙们,除了为首的高瘦恶少用银铃的后庭发泄兽欲,其他人或者轮流把肉棒挤进银铃不停哭叫的小嘴强迫其吹箫,或者轮流把肉棒塞进银铃的小手强迫其打飞机,或者轮流把肉棒顶在其胸前猛烈摇晃的丰满乳房上亵玩摩擦。总之,这群家伙一边观赏白雪莲的自慰,一边凌辱银铃。

  不过有件事情非常明确,那就是——这些恶少的目光几乎只集中在白雪莲身上。与之前不同,他们现在凌辱银铃,是为了发泄由于观赏白雪莲的自慰表演而极度昂奋的欲火。

  他们对白雪莲是如此关注,以至于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再关心。

  终于,在一声长长的娇吟中,被迫表演自慰的白雪莲猛地颤抖着倒下,整个人仰躺在讲台上不停抽搐,下体的私处蜜穴向外喷发出混合大量爱液的晶莹阴精,初次体验到当众自慰的极度羞耻高潮。

  讲台下方的恶少们看得几乎发狂!为首的高瘦恶少紧紧盯住白雪莲自慰高潮的情景,怪叫着抓住银铃的细腰把胯下肉棒尽根插入其后庭,龟头剧烈抖动着把一股火烫的浓精射在人妻少妇的直肠壁上,随后乘着余势未尽猛地拔出肉棒把剩下的精液一股脑儿地喷向瘫软在讲台上的白雪莲。

  其他恶少也纷纷把精液喷溅向白雪莲,炮火集中在这位极品童颜巨乳美少女的可爱脸蛋、高耸胸部和最吸引他们目光的下体私处……就在这个时候,教室内明亮的灯火忽然熄灭!整个教室连同外面的走廊都陷入一片漆黑,接着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在黑暗中先后窜进教室,然后便是一连串拳脚砸碎骨头的脆响,以及恶少们此起彼伏的惨叫哀嚎!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慌张地从讲台上坐起来的白雪莲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当她隐隐地感到教室内多了两股她熟悉的男性气息,不知为何立刻不再慌张,还顿时产生十分安心的感觉。

  【完】